成功案例分享

幸福的關鍵在自已,勇敢跨出第一步

結婚前我在服飾店擔任店員的工作,對於服飾業的經營有些許的了解,結婚後因為要照顧家庭和小孩,所以決定自己開店,因為身上沒有多餘的資金,在開店時使用的資金都是透過銀行貸款的方式來籌措,沒想到服飾店開業後生意卻不如預期,每個月帳上的數字結餘都呈現虧損狀態,自身的負債也如雪球般越滾越龐大,而為了維持服飾店的正常營運,於是開始使用信用卡和現金卡的預借現金功能來支撐店裡的開銷,開店這兩年來我的負債已經高達150萬,再也無力繼續負擔的狀況下,最後決定結束營業,進入職場尋找穩定的工作來償還我的債務。

面臨生存與償債之間的抉擇

結束服飾店之後,進入職場工作二年,每月固定的薪水收入僅3萬多元,無法完全負擔每月負債必需支出的金額,只好一直以卡養卡以債養債,勉強維持信用上的正常,而過度的信用擴張使得我每月要付給銀行的利息十分驚人,直到先生發生燙傷的意外,對我的生活無疑是雪上加霜,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,醫生說先生必需要休養兩個月的時間,完全無法工作,此時心中第一個念頭是:「家裡的生活開銷該怎麼辦?先生的住院的費用還有我的負債,一個月加起來要繳6萬多元,我到底要拿什麼來償還?」實在是非不得已的情況下,我只好選擇直接與銀行談個別協商,協商方案一個月要繳3萬元,就在此時我的婆婆因為身體不適,告知我無法再幫忙帶小孩,為了照顧先生與小孩,還有身體不適的婆婆,在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之下迫使我無法再繼續工作,更無法負擔每月要給銀行3萬元的月付金,最後逼不得己為了維持家庭生活的基本開銷,我只好選擇先放棄繳款。

勇敢承擔,生命會為你找到出路

過了幾年直到女兒要上小學,我才又開始進入職場工作,在工作一段時間後,我接到銀行向法院申請強制扣薪的訊息,頓時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,當時身邊周遭的朋友及同事都鼓勵著我,要勇敢去面對自己的債務問題,於是當下就撥了電話到OK忠訓國際,請他們專業的債務管理師協助我處理債務的問題,而OK忠訓國際的債務管理師給予我許多建議,因為對於債務的處理,我實在不知該如何著手,決定委託他們成為我辦理更生的諮詢顧問,因為我已經多年未繳款,所以在OK忠訓國際的債務管理師幫我確認負債的總額後,才驚覺幾年沒繳的債務已經從原本的150萬爆增到600多萬,天啊!這對我而言簡直是天文數字,我這輩子有可能還得完這些債務嗎?真的有機會讓我重新來過嗎?就在我徬徨無助時,OK忠訓國際專業的債務管理師告訴我,不用擔心!他們一定會陪伴在我身旁協助我,請我放心好好的工作,而債務的問題就交給他們OK忠訓國際為我開啟希望之門,我決定向法院聲請更生。

感謝這條路上幫助過我的每個人

申請更生時心裡總是忐忑不安,一直在想法院真的會讓我聲請成功嗎?如果申請沒過我該怎麼辦?面對這龐大的債務又該如何是好?還好有身邊的朋友和同事們總是會給予我加油及鼓勵,憑藉著這份力量支撐著我,就這樣在複雜的心情下,一年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,2011年2月我終於收到法院的裁決確認書,我的聲請更生通過了!

向法院聲請通過後我的首年月付金僅12,000元,而後七年的月付金是13,200元,償還債務的期間共8年,我看著確定證明書,想到這一年來內心的煎熬實在無法言語,淚水瞬間潰堤不受控制的一直流下,長久以來讓我無法喘息的債務終於找到了解決的出口,在得知法院裁決的這一刻內心的激動和萬分的感謝不知要如何形容,除了感謝一直在身旁支持我的朋友及同事,我最想要感謝的是OK忠訓國際的專業服務與時時刻刻站在客戶立場設想的同理心,這一年來在辦理更生過程中他們的陪伴和專業親切的諮詢,給了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勵,讓我能夠安心的繼續工作,透過他們的協助後,我真的覺得OK忠訓國際是一個很棒的團隊,如果當初沒有透過他們的協助,現在我的更生聲請可能還無法順利聲請成功,在此我真的由衷的感謝這一路上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人。

分享是付出的開始,助人是最終的到達

經過這次的更生成功OK忠訓國際的債務管理師鼓勵我站出來,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,幫助一些和我一樣曾經陷入債務困境中的朋友,面對債務這一路的辛苦我都知道而我也走過來了,也請你們一定要勇敢的站出來處理自己的債務問題,只要秉持堅持到底的信念,相信您也會和我一樣有更生成功的機會,順利擺脫債務的問題,這樣才能讓自己有重新來過的機會迎向嶄新人生。

OK忠訓國際 債務清理條例,生命勇者現身說法









記者吳昭明
有一首從日文歌曲〈蝴蝶先生〉改篇的「歪歌」,細數四、五○年代南台灣著名的風化區,第一句就是「台南新町」,可見新町的「分量」。
新町風月,南北胭脂、鶯鶯燕燕,乃至於人間血淚,肇始於日據初期。日人在台江東岸的海埔新生地,「南廠」一帶,新開發新町後。為了方便管理,將府城舊城區的「特種行業」集中於此,即「南廠」四角頭,大致的範圍,東起今西門路、西至運河、南至水萍塭,北至友愛街一帶。
或是巧合,流水,自古就是激盪風月的重要因子。除了古台江,新町還有溪流貫穿。流經舊地方法院前的福安坑,從小西門稍北,今保安路,清季的南廠,注入台江潟湖。溪流加蓋成為保安路之前,分割新町為南、北兩區塊。日據時期,南邊屬台灣人區域,以北是日本人、朝鮮人玩的地方,不容混雜,風花雪月竟有「國族」之別。
新町鼎盛期在民國四、五○年代,當時,光是酒家就有數十家,一家酒家有上百名酒家女。以民國九十三年歇業,九十八年拆除的真花園為例,原本是特級酒家,六○年代末期改為妓女戶。康樂街拓寬,門面改建前,「砲間也」共有二十三間,可見其規模。真花園拆除前,當時主導台南市古蹟業務頗有建樹的副市長許陽明主張列古蹟,因收購價格沒談攏竟而被夷平。
新町盛況已是四、五十年以前往事,加上年老一輩頗有忌諱,因而不少事跡已經逐漸淡去。有些人只約略知道有「點煙盤」的玩意,對風月場所女子,稍具「人性」的一丁點尊重,另,簽保正,則少人提及。
何謂點煙盤和簽保正?原來是早年友朋到新町玩樂,店家「請煙」演變出來的名堂。煙盤至少放五支香煙,一般多是新樂園,一盤五塊錢。如果端出的是雙喜煙,那一定是特殊的「好儂客」。
客人坐定後,先是女子排排站,由客人點一名女子,端煙盤,請客人抽煙。如果是點煙盤,最後一個被請煙的,就是小姐看上的。一旦客人合意,兩人「辦事去」。如果客人沒有「玩」的意思或不中意,由這位客人付香煙錢,重來一回。
至於簽保正,同樣由小姐端煙盤,請抽煙,簽到(拿到)最後一支煙的,當保正(今里長),付香煙錢。簽保正衍生出,狎客的遊戲遣興:事先和女子套好招,專整某人,每次都由此人「簽保正」,都由這位「冤大頭」付錢。至於為甚麼說簽「保正」,不說簽「市長」,或簽「總統」啥的,可能沿續日據日期,一般民眾可能經常接觸到的官吏是保正吧。
到新町玩,不一定是尋求性滿足,早年仍沿襲日據「藝旦間」的傳統,有的人到新町純粹是聽南管、北管;有的只是和女子打情罵俏,消遣消遣而已。還有像「公共茶室」,不少只是喝茶,女人作陪,吃吃豆腐罷了,至於進一步交易,總得兩情相悅。
妓女戶俗稱「綠燈戶」,因為店門口綠燈高掛而得名。不過,綠燈可有名堂,三盞燈的是甲級妓女戶,交易一次五十元;乙級兩盞燈,行情三十元;丙級一盞燈,十五元。一直到六○年代初期,還是這個價碼,過夜加倍。五○年代初期,一般基層公教人員的薪水每月六百元至八百元之譜,可見妓女的身價是不低。
高營收,多少得有稱頭「氣質」,有的妓女戶的門面裝潢設計,出自藝術家之手。這除了凸顯當年新町,或可視為大環境集體氣質的一個表象。
新町的從業人員除了本業,還有一個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兼職,而且可能是這一行的府城第一人。由於早年不太可能有供裸體素描的模特兒。五○年代間,有位畫家突發奇想,說服一位熟識的新町業者,每星期到畫室兼差半天,開啟人體素描的新頁,府城藝術史值得記上一筆。
在世風披靡之下,風花雪月的品味工已然質變,演變成到新町就是幹那檔事,新町遂淡了風月,濃了色情。新町風華煙雲數十寒暑,隨著色情行業的管制,尤其玩家的需求不同,竟而快速消散。特種行業的「風水」,在民國七○年代後期,逐漸移轉到五期重劃區─依然台江,不過是另一番聲色。
(後記:本文多根據徐坤山及已故台南市議員侯書義口述資料。)
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超級賣場

ucsqeieo2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